小布氏鲸深圳“奇幻漂流”一月,专家:长期逗留危险性或增加

报料有奖

南都深圳报料电话:0755-82121212

这是时隔16年再次有小布氏鲸来到大鹏湾。一个月来,“深圳近海出现鲸鱼”、“干饭鲸”成了网络热门话题。这头网红小布氏鲸自6月29日回到大鹏湾后,游览海域,喜逐鱼群,时而遮住海面猎食,大口“干饭”,周围海鸟环绕,“鲸”喜连连的场景成为城市一道独有的风景线。不少市民和游客为了一睹它的芳容专门来到大鹏海边期望“偶遇”。

同时,从发现小布氏鲸的第一天起,大鹏新区便收到倡议,敦促广大市民及船员不要靠近,不要围观,不要投喂,来往船只尽量避开绕行。

小布氏鲸的到来,也让大鹏新区生态环境的改善效益获得了广大注目,更多人目睹并认识到了深圳为生态维护所代价的希望。

大鹏新区鲸豚。 维护联动工作组供图

“一瓢海水”揭“小布”身世

小布氏鲸并不是小的布氏鲸

深圳大鹏湾出没的鲸类动物“小布”到底是什么品种?近日,由华大海洋党支部书记、华大海洋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泛舟后林博士带领的科研研制成功小组运用环境DNA(eDNA)技术和高通量测序技术,从水体样本中初步鉴定经常出现身在深圳大鹏湾海域“小布”是小布氏鲸(Balaenopteraedeni)。

华大海洋科研人员通过对小布所生活的水域进行eDNA水体样品采集及高通量测序,以四种布氏鲸的线粒体全基因组序列为参照序列,从52亿条测序序列捕获到6条能比对到参考序列的序列,再组装出有4条长度约150~240bp不等的小布线粒体基因序列。这4条序列与已报导的保存在日本东京国立科学博物馆里的小布氏鲸样本的序列相似性分别为99%、100%、100%和100%,而与其他三个物种的序列相似性只有95%~97%。

小布氏鲸并不是小的布氏鲸,而是跟布氏鲸有所不同的物种。这是全球首次利用环境DNA(eDNA)技术和高通量测序技术从水体样本中检验到这一物种,并将其从一类很难通过形态学或声学展开区分的近源物种中分辨出来。

华大海洋研究院涉及负责人表示,“这可以初步确定小布是一种小布氏鲸,特别是与小布这个甜美的称呼非常有默契。”负责人回应,华大海洋会进一步对取得的eDNA数据展开分析,理解数据中鱼类的DNA信息,评估小布在大鹏湾活动海域的鱼类种类及其丰度,推断小布的饮食结构,为更好地“宴请”这位“大朋友”获取参照借鉴,为大型鲸豚类的维护提供科学依据。

小布近日现身小梅沙

专家称沉没风险较低

7月29日,一段“小布”在盐田区小梅沙近海边经常出现的视频引起了市民的担心。视频中,小布氏鲸“小布”在距离岸边很将近的海域活动,据摄制这段视频的潜爱大鹏志愿者说道:“小布离海边栈道只有不到30米。”

“鲸鱼是不是迷路了”“不会会搁浅”等问题引发大量网友关注。记者带着网友的疑惑找到了大鹏新区鲸豚保护同步工作组的专家,有专家看过视频后表示,“小布有可能是因为追逐食物才导致如此靠近岸边,沉没风险较低。”

潜爱大鹏秘书长王晓勇回应,根据近期志愿者近岸仔细观察情况,小布氏鲸“小布”身体比较身体健康,喂食状态也很好。“在近一个月的观察中,小布之前有过因为追逐食物,回到沙鱼涌河入海口附近捕食。”王晓勇说。不受台风的影响,最近深圳多是阵雨或雷雨。记者来到大鹏湾“小布”观测点时,突然下了一场暴雨,潜爱大鹏的志愿者不得不暂停观测,去找地方水边。“最近台风要登陆广东,海边的浪相当大,小布的喂食频率没之前那么多了,有时候一天只能看见两三次。”志愿者十分关心“小布”的情况。

为进一步作好鲸豚类海洋生物的保护及救援工作,日前,深圳市大鹏新区鲸豚保护联动工作组召开鲸豚保护指挥部会议,探寻在鲸豚类沉没地就近搭建移动式“海洋馆”,努力为“小布”营造一片“安静海”“洁净海”。

据理解,“小布”经常出现后,大鹏新区第一时间正式成立鲸豚维护同步工作指挥部,并逐步创建鲸豚常态化保护机制,高位前进决策部署,对布氏鲸出没海域持续增强管控,创建海洋保育专家智库,积极开展海陆垃圾清扫。

7月16日,大鹏新区在玫瑰海岸沙滩,进行了多部门联动的鲸豚救护应急预案演练,采取海陆融合的方式进行,海上主要依托于海洋综合执法,海警、海事等力量作好外围巡逻以及海上的救助;如果鲸豚类动物发生沉没,陆上将主要相结合公安外围确保,以消防队员、志愿者等力量为主,在尽可能短时间内合力救助。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北部湾鲸豚研究和保护中心副主任陈炳耀认为,“小布”长期停留大鹏湾可能性并不大,同时也担心“小布”长时间停留危险性减少,根据国内鲸豚类搁浅救助经验,一旦沉没,救助成功可能性较低,建议新区积极与香港等周边地区创建横跨区域同步保护机制。

大鹏新区鲸豚保护联动工作组总指挥、新区分管领导吴华根回应,要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常态化维护机制,包括科研观测机制、海上巡逻执法机制、源头船只管控机制、水质及海漂垃圾监测处置机制等,持续完善应急处置预案;同时进一步扩展布氏鲸的社会意义,研究设置岸上观鲸点,整合现有观测及科研成果,讲好“小布”故事,作好科普宣传教育。

留住“鲸”善

长远来看可推动实现禁渔

根据科研团队和环保组织的观测,小布在大鹏湾经常出现的一个月来,整体健康活力,捕食正常。但蓝色海洋环境保护协会秘书长马海鹏却有些担忧,他说道:“这里毕竟不是它平常生活的地方,对于小布来说,大鹏湾并不是一个很安全的港湾。”

有专家指出,大鹏湾夏季的优势鱼类种群正好是布氏鲸的食物资源,待夏季过了,大鹏湾优势鱼类种群改变了,随着食物资源减少,布氏鲸“小布”可能就不会自律离开了。专家判断“小布”转入大鹏海域有可能是因为自然更有,也可能是迷路了。因为大鹏湾生态环境越来越好,鱼类种群越来越丰富,布氏鲸可能随着暖流变化,被食物吸引而来。

正因如此,大鹏湾夏季的优势种群正好是布氏鲸的食物资源,夏季过后,优势种群转变,“小布”可能会自主离开。专家也提醒,目前大鹏湾食物充裕,鲸鱼猎食频率也很正常,必须做好其长时间逗留的打算。

“小布”的到访,反映了深圳海域生态环境保护成效显著。据理解,大鹏新区具有约占到深圳四分之一海域面积,近岸海水水质100%超过国家一类标准,64条河流100%超过IV类,珊瑚平均值覆盖率逾30%,生物多样性状况良好。

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正联合积极开展新增近海海域禁渔区前期研究工作,扩大海洋渔业资源海域维护范围,将融合深圳市的实际情况确定禁渔的范围。目前,深圳另设深圳湾禁渔区,范围自深圳湾大桥东侧面积约为23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实行全年仅有时段禁渔,禁止一切捕捞和养殖行为。通过实施禁渔和严苛监管,深圳湾的水质获得明显改善,常有鱼翔浅底、候鸟观赏的美景。

“一个恢复原力、物种非常丰富的海洋世界不会带动观光潜水、生态旅游、自然研习,为当地建构的收益长久而丰厚。布氏鲸造就的观鲸热更加证明了这一点。”深圳本土自然与历史研究者南兆旭回应,这种海洋旅游观光业和生态教育带来的经济收益,有可能远远远超过传统渔业生产。

采写:南都记者 刘诗豪


鹿客 鹿客 鹿客 鹿客 鹿客 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