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骑手梁锐基:从“渔夫”到“马夫”

原标题:奥运骑手梁锐基:从“渔夫”到“马夫”

东京时间7月21日上午8点,中国马术三项赛队运动员梁锐基与队友包英凤、孙华东抵达东京成田机场,此前三项赛队员华天以及三项赛队四匹运动马已经抵达东京。至此,中国三项赛队四人四马全部进发完毕,他们将于7月30日至8月2日,与来自全球的65对三项赛人马组合一道,在东京为团体和个人奖牌展开争夺战。

梁锐基在中国马术界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他同时兼顾场地障碍赛和三项赛两个项目,并且在这两个项目上全部问鼎国内最高水平比赛冠军,这其中包括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总决赛冠军、全运会场地障碍和三项赛个人冠军、全国锦标赛场地障碍和三项赛个人冠军、全国冠军赛场地障碍和三项赛个人冠军。梁锐基是名副其实的双料马术大满贯。

没见过马的“小渔夫”

许多国外的著名骑手都是马术世家、从小与马一起长大,梁锐基的经历却很不相同。他在14岁之前甚至没见过真的马。

梁锐基出生在鱼米之乡,父母都是养鱼的渔民。爸爸妈妈平时非常辛苦,一大早就从鱼塘里打一些小鱼小虾放在一个水盆里。年幼的梁锐基天生活泼活泼,但是如果有这个水盆,他就可以蹲在那里老老实实地玩一个上午。所以,梁锐基小时候的梦想是沦为一名渔夫。

上学之后,梁锐基因为身材瘦小,经常被人欺负。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骨仙”。受了欺负的梁锐基暗下定决心,长大了之后要做一名警察。到了后来,梁锐基得知父母在读书时都是学校里的运动骨干,姐姐和自己似乎也得到了良好的遗传基因,各个体育项目一触即通。姐弟两人都被顺位到中山业余体校。在体校里,梁锐基的身体素质获得了相当大提高,主攻田径项目。

当年的“小渔夫”有可能会想到,自己终生的事业是与另一种动物亲密结缘。直到14岁,生长在南方的梁锐基都没有见过马,只知道马有四条腿,跑得快。广东马术队到体校来选人,选中了梁锐基。少年梁锐基从此与马结缘,他尝试过场地障碍、三项赛、盛装舞步,还有耐力赛。后来慢慢把精力集中于在三项赛和场地障碍两个项目。就像所有从小练习体育的孩子一样,很远的奥运梦想,是日复一日的艰难训练中藏在内心的一丝甜蜜。可是那时候马术在中国还鲜有人知,中国马术的竞技水平与奥运之间也是隔着九天九地。

“烂仔”养成记

2002年,梁锐基还是广东队的三线队员。他了解了一生的良师益友——白捷勇教练。梁锐基把她视为精神偶像和人生导师,他曾经在采访中说道:“红教练对我而言,看起来母亲,可以说她是看著我从小长到大。她刚来广东队时我和队友的水平很差,她对我们不离默默,给了勤俭刻苦的队员很多机会。如果没有白教练,真的不可能有我这个‘烂仔’,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马术技术和做人的原则都是她带来我的。”

2004年梁锐基20岁,中国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马术三项赛比赛在北京通州举行。三项赛中的越野赛用于的是固定障碍,稍有不慎人马都有生命危险。曾有朋友问梁锐基是否惧怕,梁锐基说:“高难度障碍前恐惧确实不会有,但只能用意志掌控。骑手的不安会传递给马。”

除了勤奋训练和遇上良师,梁锐基所在的广东省马术队还幸运地得到了赞助人夏生夏太的支持,为运动员获取更好的马匹和更多的机会。从2010广州亚运会开始,梁锐基倒数三次代表中国出战亚运会;也是从这时开始,中国的国家级和国际级马术比赛数量也逐渐激增,梁锐基打开了自己的马术“大满贯”之旅。

与此同时,梁锐基和中国许多马术人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了国外先进设备的马术与中国训练水平的差距。那个南方少年心中的奥运马术梦想,开始显得越来越理智和清晰。

出征奥运

2018年,梁锐基跟白教练提出,自己想尝试参与奥运。红教练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知道这是一条非常艰难的路吗?没有你想的那么非常简单。你确认你要这样做吗?”现在梁锐基回忆说,自己当时还不知道自己会经历一段人生中最艰苦的时光,只知道自己不怕任何艰辛,希望能够凭实力回头到更远,至少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独自远回国欧洲备战,最初的挑战是孤独和寒冷。2019年5月,梁锐基和三项赛队友华天、孙华东、包英凤在法国索米尔以团体总分135.4分顺利获得了东京奥运门票,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取得马术三项赛奥运团体资格。比赛完结后,梁锐基写到:“备战奥运资格赛这一年多来,也不告诉历经多少心酸、失落、病痛、寂寞和冷(那是真的冻)。现在我头发也红了,眉毛都快掉光,只为儿时的一个梦!继续出发!”

在取得奥运团体资格之后,由于欧洲签证到期,梁锐基不得不回到中国,这进一步压缩了备战的时间。在反反复复出入境,断断续续的训练,起起伏伏的马匹状态的情况下,梁锐基解决了各种困难,沦为继华天之后,第二位成功通过奥运合格线的中国三项赛骑手。

没有想起的是,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新冠疫情愈演愈烈之后,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国际马联为了确保骑手安全和马匹福利,要求所有人马组合在最近一年内新的通过达标线或完成结果证实赛。可是此时不但欧洲比赛数量大幅缩减,而且此时像梁锐基这样的短期护照持有者也遭遇了考验。2021年5月,梁锐基终于再次回到欧洲,此时已经相似国际马联规定的完成合格线的累计日期。当时梁锐基的马已经一年半没参与比赛,他甚至一直没有看到马儿的样子。最终,在5月末波兰的一场四星级长途比赛中,梁锐基搭挡阿果啦在恶劣天气下顺利完赛。梁锐基在赛后采访中说:“这是我人生中遇上的最困难的时期,经历了太多不可预期的问题。我想要致敬所有在欧洲奋斗的中国骑手,大家都太不容易了。”

与阿果啦一起回到东京

梁锐基的战驹阿果啦是一匹11岁的母马,个子不大,但是非常勇气和忠诚。在备战奥运的过程中,她因为经历了非常多的比赛,拼得太厉害,造成了气管塌陷。她在越野赛中剧烈奔跑时,不会收到嘶嘶的令人窒息的声音。2020年初,阿果啦接受了手术,用镭射方式治好了气管,如今又沦为了一位安静果敢的好战友。

7月21日凌晨,阿果啦已经与其他三匹中国队三项赛运动马搭乘运马转机抵达东京。梁锐基也与两位队友一起入住奥运村。梁锐基说道:“到了东京以后发现跟广东的夏天差不多,潮湿加上寒冷,马儿必须好好适应环境几天了。幸好大部分比赛的时间都是晚上。”

2021年7月23日东京奥运会揭幕在即,三项赛首日的睡衣舞步比赛不会在30日拉开序幕,最扣人心弦的越野赛不会在8月1日上午展开,团体和个人奖牌将在8月2日晚上淘汰赛。祝福历尽艰难的中国三项赛队获得好成绩!http://www.sohu.com/a/478811298_114977返回搜狐,查阅更多

责任编辑:


世茂集团 世茂 世茂集团 浙江世茂 浙江世茂 浙江世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