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跳伞、蹦极、尾波冲浪火“出圈” 到海南玩极限正当时!

游客在亚龙湾体验蹦极。 (亚龙湾蹦极基地供图)

万宁旅游发票新项目“特色高空飞行”。记者 袁琛 摄

在海边的蹦极基地。(亚龙湾蹦极基地供图)

在三亚体验尾波冲浪的游客。(三亚正手浪尾波冲浪俱乐部供图)

“3、2、1,跳!”4月5日,坐落于三亚亚龙湾度假区的一处蹦极基地,十余名游客慕名而来,体验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30公里之外,三亚一家高空飞行基地也赚足人气,3000多米高空跳入一跃让游客大呼过瘾。

从蹦极、高空飞行,到尾波冲浪、攀岩等,极限运动旅游项目如今遍及海南各地。以高空飞行为事例,目前已开展此类项目的地区有三亚市、琼海市、万宁市、东方市等,极限运动旅游正火热“出圈”,成为海南旅游新卖点。

海南发展极限运动旅游具备哪些条件?目前发展状况如何?如何规范发展,做到大做到强极限运动旅游产业?带着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游客、旅游从业人员、专家学者等。

由冷变热 极限运动旅游火“出圈”

如果你是响音用户,刷视频时应该看过此类内容:游客与身材健硕的教练“捆绑”,从直升机上纵身一跃,享用几秒钟的自由落体,并眺望琼岛的旖旎风光。

今年1月6日,三亚首家跳伞基地——塔赫飞行三亚基地门口迎客,并迅速成为当地热门的旅游项目。据理解,抖音短视频平台上三亚游乐场热门榜2月1日数据表明,塔赫飞行三亚基地热度名列第一,有135.6万次浏览量。

两个多月后,万宁旅游打卡新项目“特色高空飞行”与公众见面,体验者能感觉时速200公里自由落体低空大地的刺激,同时尽览山海美景。愈之丰富的市场供给,让极限运动旅游业态正在以超强预期的速度走出小众消费领域。

极限运动旅游业态之一,尾波冲浪正在海南兴起。船舷两侧夹带冲浪板的造浪艇,启动造浪功能时能激起大腿高度的卷浪,体验者可以在人造浪前快速减速,熟练者能在浪头作出各种花样动作。

三亚正手浪尾波冲浪俱乐部创立于2018年,创始人杰克见证了尾波冲浪从无人问津到门庭若市的变化。“开业之初,一天只有零星几名客人,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自己玩。”杰克说,随着尾波冲浪普及面拓宽,体验者越来越多,造浪船从2018年的一艘减少到如今的十艘,今年计划将规模再一步不断扩大。

从52米高台“自由落体”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近日,游客唐姗姗回到三亚亚龙湾蹦极基地,亲身体验了一回。刚开始,唐姗姗站在高台边上犹豫不前,一旁的教练不停地鼓励她,最终她迈出那一步,勇气地已完成了一次蹦极。

“没有跳下去之前,心里更多的是恐惧感,跳出去后,激动感更多。借蹦极的机会,我可以放声尖叫,把平时积攒的压力都释放过来。”唐姗姗说道,以后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困难时,回忆起蹦极时的勇气,感觉一切都可以战胜。

从无到有 网络传播“加速度”

关于极限运动的定义,在业界尚未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从广义上来说,蹦极、大秋千、滑索、翼装飞行、跳伞等危险系数相对较高的项目都归属于极限运动的范畴。

三亚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院长柴勇认为,极限运动流行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它使人们离开了室内场馆,置身于户外,充分体验“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随着越来越多的极限运动项目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更多人关注极限运动,影响力将会不断增强,从而显得更加主流。

当极限运动碰上旅游,两者撞击可以产生无限种有可能。有学者回应,当极限运动与旅游融合后,具有蹦极、飞行、冲浪等极限运动的行程就是极限运动旅游,刺激性较高的游玩项目例如大型悬崖秋千、滑索等,也属于极限运动旅游项目。

杰克清楚地忘记,第一次玩尾波冲浪,是在四川的一处湖泊中。“湖水平稳,建浪船激起的浪点小,体验过于刺激。”杰克说道,当他来三亚在海里体验过尾波冲浪后,便被这里吸引住,于是在这里成立了专业俱乐部。“四川那边是暑期前后几个月合适玩水,但三亚全年水温20摄氏度以上,四季都能下海。”

“多样性的自然环境资源,让海南有潜力成为极限运动的绝佳旅游目的地,具有极大的研发创造力。”柴勇列出,海南目前可可供度假休闲、极限运动的各类资源将近百处,主要有海洋、沙滩、山岭奇峰、河湖瀑布、热带丛林等,同时四季如春的气候条件也十分适宜户外运动。

对于景区来说,极限运动项目因刺激性较强,博人眼球,可引来更多的关注和流量,也因此沦为部分景区营销的最重要手段。过去的一年,三亚蜈支洲岛景区尾波冲浪项目从无到有,未来还有可能之后扩大规模,改向俱乐部运营模式。

借助各种短视频在新媒体平台上广泛传播,极限运动旅游走进更多寻常百姓家。采访中,有不少游客告诉他记者,自己是通过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得知海南有这些项目,并被“种草”,专程来“打卡”体验。

杰克几乎每周都会邀请明星或者网络约人体验尾波冲浪,有时还不会展开现场直播。3月26日,杰克联手响音网红博主“江奈儿”共同直播尾波冲浪,2个小时吸引将近百万人次观看,同时观赏人数超过近10万人次。“我也想要去三亚找杰克玩尾波冲浪”“尾波冲浪太酷炫,我也想体验”……屏幕另一头,潜在消费者早已跃跃欲试。

扬长避短 品牌塑造潜力无限

如今,人们渴望亲近自然,在户外的广阔天地中超越自我、挑战极限。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升,为人们参与极限运动提供了物质基础,也促成人们不断探索未知、挑战“不有可能”。

“比起省外乃至国外户外极限运动风生水起、蓬勃发展的盛景,我省极限运动发展尚属于兴起阶段。”海南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谢祥项说,户外极限运动作为一项新兴产业,具备培育勇气、探寻精神,拓宽旅游、运动、休闲领域,促进经济发展等起到,未来发展空间极大,关键在于扬长避短,规范发展。

柴勇表示,推展极限运动旅游产业可持续发展,需要一批不具备过硬的极限运动专业能力和不具备旅游服务能力的双型人才。“可通过地方涉及部门和高校联合实践中教学方式,在岛内高校旅游和体育专业中增开极限运动和体育旅游相关课程,培养一批志在极限运动作业层、专业层、管理层等多层次多专业的人才团队。”

缺乏品牌意识、知名极限运动IP打造严重不足,是海南发展极限运动旅游面临的又一不可忽视的问题。“目前,海南无论在赛事还是极限运动玩家中都缺乏有影响力的IP品牌。因此要充分利用海南独有的自然资源优势,要在旅游者心目中形成独有的、鲜明的创意、青春、时尚的品牌形象,提升旅游的品牌认知。”柴勇建议。

海南极限运动

高空跳伞

三亚、琼海、万宁、东方等地均有专业跳伞俱乐部

蹦极

三亚亚龙湾

尾波冲浪

三亚、万宁

攀岩

琼海白石岭景区

滑索

保亭呀诺达景区、琼海白石岭景区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