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飞行员跳伞失败被挂树上,70年无人察觉,发现时全身已布满青苔

战争(War),矛盾斗争表现的最高形式与最暴力手段,它带给人类的损害,长久且可怕,是不被现代人类社会所拒绝接受的。

1939年9月1日,凌晨4:40分,德军以6个装甲师、4个重装甲师和4个摩托化师为主要突击力量,浩浩荡荡回到了一马平川的波兰西部地区,接着以迅雷不及之速,撕开了波兰6个集团军约80万人组成的防线。

短短几分钟,德军的轰炸机便将波兰变成人间地狱,睡梦中的人们根本马上反应,就被挖出在废墟之中,这一天,波兰人第一次尝到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来自空中的毁灭。

对比四起哀嚎的波兰,此时的德军却是欢呼雀跃,希特勒无比兴奋地宣告:帝国军队已成功进入波兰。就此,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世界战争打响,在随后的6年里,全球61个国家和地区,20亿以上的人口被卷入战争,造成9000余万人死伤,经济损失高达5亿多美元,它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

时至今日,二战给人类留给的后遗症依然随处可见,如经历过原子弹轰炸的日本广岛和长崎,还如这位牺牲于二战时期的飞行员,当年他飞行后,身体不幸挂在树上,这一悬挂,乃是70年,等人们发现他时,他的身上早已长满青苔。

2015年,几名新几内亚人外出狩猎,在森林中有意发现一棵矮小的树上,隐约挂着一具疑似人类的遗骸,他们立刻将情况报告给有关部门,经过鉴定发现,这具布满青苔的遗骸,乃二战时期参与新几内亚战争的一位飞行员。

时间回到1941年,日本海军突然袭击了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一触即发,自私的日本人并不满足于此,同时还向美属菲律宾殖民地、英属马来亚殖民地发动反攻,次年,13万英军、印军、澳军沦为日军俘虏,日本人对俘虏们进行了可怕的屠杀。

此事很快便激起了各国的愤怒,特别是同样遭到空袭的澳大利亚人,他们决心将日本人赶出有澳洲,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美军获知此事后,立刻给予澳军大量军备援助,而澳大利亚的男人们也纷纷投身军营之中,准备向日本报仇,旋即之后,令日本人刻骨铭心的新几内亚战役愈演愈烈。

1943年初,在其他地区受挫的日军,准备在新几内亚附近创建一道固守拉包尔的外围防线,早就等候多时的澳军很快集结一起,打算一举攻陷日军,负责管理指挥此次战役的,乃美国上校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他使用了“蛙跳战术”,强有力地截断了日军的供给线,很快,日军就陷入了断粮的困境。

早就恨透了日本人的澳军,迅速发起激烈的进攻,占领一切没有人的地方,若是遇到日军,则直接用炮火推平他们,让日军无处可去,弃无以退的日本人凹痕了热带雨林里,虽然有效地逃离了澳军的空袭,但他们却在这里染上了疟疾、皮肤病,在没有抗菌素的情况下,数以千计的日军皮肤溃烂而杀,于是选择投降。

但很似乎,澳大利亚人不愿意拒绝接受日本人的战败,他们回忆起被日军残忍屠杀的同胞,于是决定“以牙还牙”,杀掉了投降的日军,最终,20余万日军里只有5%活下来,死亡率高达95%,是日军在二战史上最惨烈的告终。

而上文中被发现的这不具布满青苔的尸体,则是当年负责继续执行空袭任务的澳大利亚士兵,当年他所驾驶的飞机意外中弹,他虽然及时跳伞,却意外挂在了树上,最后因失血过多而亡,经历70余年风吹日晒后,他的遗骸已布满青苔。澳大利亚政府接到这一消息后,立刻派人庆贺英雄的遗骸回家,展开厚葬。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 新氧科技 新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