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内容开放平台

今天是记者节

我们打开“自拍”模式

讲述新闻背后的故事

他们用镜头捕捉真实的生活,用话筒采访事实的真相。他们是永远跳跃在路上的新闻工作者。

今天是第22个中国记者节,我们邀了10位记者同事。他们当中,有的在新闻行业深耕几十年,有的是入职年仅一年的“萌新”。他们有情怀、有担当,是新闻事件的记录者、见证者,甚至也是参与者。

今天,我们聚焦这群新闻工作者,讲出他们共享“手机(电脑)里最舍不得稿的照片”,描写鲜为人知的采访细节、告诉人们新闻背后的故事、分享自己的所思所想要。

边检站蹲点手记

■ 王虹蔚

看上去是一次极其普通的采访,其实,这个狭小的空间,是一艘巴拿马籍海轮的船仓。记者在时任南通边检站检查科副科长施峰的陪同下,正在采访汇联船代的两位外勤人员。

我正在采访两位外勤人员。

2011年,全国新闻战线正在的组织开展“走转改”,在这个背景下,江海晚报策划了一个栏目,“记者蹲点基层手记”。我自由选择了南通边检站作为我的蹲点单位。

边检官兵是如何对口岸实施监护的,采访前我知之甚少,带着一丝奇怪,我在边检站检查科的同志陪同下,探访了一德码头执勤点,坐上了3210检查艇,登上了巴拿马籍海轮,实地体验了边防官兵的三种监护模式,即梯口监护、巡查监护、驻船监护。

这张照片就是在巴拿马籍海轮上拍摄的。那天,天空飘着小雨。记者从通州港码头攀上交通船,航行半小时后,到达南通唯一一个过驳锚地,一艘万吨级巴拿马籍ELSBORG海轮正驶离那里作业。船上人员放下舷梯,记者戴着上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手套,两手紧抓电梯,眼看著脚下,晃悠悠地一步步踏上船板。看到记者如此小心翼翼,交通船的船老板笑着说道,这条船却是小的了,有时候遇到10多万吨的船,船高足有几层楼高,边检站的检查员都得先爬绳梯,再登舷梯登船。而这样的攀爬,检查员平均值一个月要爬三次。在船上的日子,他们每两小时巡查一次,检查有没有货船非法搭靠。每天4个班点工人换班的时候,他们都要检查登轮证、搭靠证,随到随检,有时候半夜有工人上下船,他们也要一起检查。船什么时候离开了,他们什么时候回驻地。

正是通过这样的采访,才能切身感受到“口岸对外开放到哪里,边检服务就跟进到哪里”;也只有到了基层,才能真正感知“国门卫士”平凡中的那份坚守。

媒体人的“四力”,将脚力放在首位。正所谓“脚下沾满泥土”,最终形成的新闻产品才会“充满芳香”。

王虹蔚

老坝港外的奇幻漂流到

■ 张坚

在我手机朋友圈的晒图里,有一张海上“工作餐”的照片保有至今。时间:2014年3月30日。地点:海安老坝港外30海里,南黄海上的一条渔船船舱。

记得是前一天晚上,时任南通日报总编康贻华将一条新闻线索责成予我:海安滨海新区的新时代艺术团明天将“送戏下海”,航行到老坝港外海竹根沙渔船上展开慰问演出。那里有个紫菜养殖场,100多名职工常年漂泊在海上。

康总命令,演出虽小,却是在常人回头不到特殊地点,是“走转改”的好题材。我连夜组成专访小分队,成员有日报编辑部的汪小林、视觉中心的丁晓春、南通网的摄像顾欣。

这的确是一场令人难忘的演出。当那些已经数年没上过岸的工人看到慰问演出的横幅时,眼泪都流了下来。忘记一位娶到海安的四川女子说道,“我们夫妇俩在这里不吃了几年苦,将两个孩子送进了大学,还以为人们记得了我们。今天,不但演员专门送戏过来,你们记者也来了!”

渔船里的午餐,不吃得特别鲜美。画面上,我和汪老师都已光盘,晓春哥亦是一脸符合。

渔船里的午餐,我们不吃着特别鲜美。

当我们在“奇幻漂流”中终于可以拒绝接受到手机信号时,当值老总王霞对图文的呈现发去“锦囊”,并要求拍好视频,二维码链接到版面上。稿件刊播后,市委宣传部领导专门做了请示,指出这一全媒体稿件是“走转改”的佳作。

张坚

最深处的专访

■ 朱晖斌

2018年8月的一天,我经历了一次“最深”专访。

苏通GIL综合管廊是我在长江南通段所专访的第4条过江通道,也是全球首条特高压埋深最深、水压最低的隧道工程。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钱七虎院士赞扬这条隧道是国内现场管理最好、实体质量最优、建设进度最快的行业标杆工程。

在追踪采访苏通GIL综合管廊的5年间,我先后采访了这条隧道的总设计师刘浩、项目经理陈鹏、副经理兼总机械师孙旭涛。他们都告诉他我,在中国特高压绿色电网中,苏通管廊是穿越长江的咽喉。

正值江底步行过江最深处,同事汪晖悄然帮我抓拍了一张工作照。

当天,苏通GIL综合管廊隧道刚刚贯通。我和两位同事在年长的项目部总工程师孙茂舟率领下,查看了由“卓越号”大型盾构机打通的隧道。在第964环处,孙茂舟拿着隧道上的标牌告诉我,这是5468.5米的隧道的最深处,这里同样“滴水不漏”。

朱晖斌(左一)

我在大桥上踩过雪

■ 朱蓓宁

这张银装素裹的大桥图摄制于2018年1月30日,能够在沪苏通长江大桥铁路桥桥面上踏雪而行,是一生中难得的经历和感人的记忆。

我在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桥面上踏雪而行。

南通很少下大雪,2018年开年来了一场。1月25日,在漫天飞雪中沪苏通大桥一标段主体工程完结。当时临近春节,仍有一批建设者固守在工地,看雪花飞舞了几天,我和同事决定“雪中行”,一是为了记录雪中大桥,二是采访那些留守过年的建桥人。

清晰忘记,那日采访过程十分容易:我们先后经历了汽车、乘船、三轮电瓶车、升降机、步行等多种交通方式,方能到达专访地;桥面寻人全靠步行,全程行走3个多小时;厚厚的积雪一眼望不到头,最深处一脚下去有三四十厘米,行驶中数度爆胎趔趄,有时一踩空踩入伸缩缝甚是惊心;江面上气温极低,待的时间久了,睫毛上都挂着冰渣……尽管如此,依然感觉这趟很值。大雪过后,江面上横卧的蓝色钢铁巨龙披上了银装,蓝白相间的色调在天地之间显得如此爱情恬静,打扮出有沪苏通长江大桥开工4年来绝无仅有的美颜。更大的收获在于,我们将“脚力”体现在新闻现场,挖掘出因桥结缘以桥为家的大桥夫妇、为来自五湖四海建桥人送来上新年礼物的南通市民……采写出冒“热气”、有“生气”的新闻作品,和建桥人交上了朋友、创建起友情。正所谓“脚下沾满雪花”,最终形成的新闻产品才会充满著“芳香”。

2014年~2020年,追踪专访大桥建设6年光景,我的手机里留下了数百张照片,每每翻阅,感慨万千。眼见它从无到有、从天堑到飞虹、从建设到通车,我的职业让我幸运地亲眼一个“超级工程”的诞生,更让我为中国桥梁事业迈进世界强国而自豪。这一年来,我曾十余次搭乘动车横跨长江,每每行至江中,透过车窗望向黄金水道百舸争流,总会回忆起那些陪伴大桥一起成长的日子,闪亮而珍贵。

朱蓓宁

亲眼他为人父的喜悦

■ 尤炼

从业21年,我保存着数不清的新闻照片,其中有一张最忘了删。照片上,一位父亲低头亲吻刚出生的儿子,那一刻的温馨让我记忆犹新。

陈山勇低头亲吻刚出生的儿子。

“尤记者,我做父亲啦!”2001年5月31日一早,我接到盲人足球明星陈山勇的报喜电话。当日上午,我立即赶赴如皋,采写摄制这条新闻。

16年来,我亲眼了陈山勇从一名普通的残疾孩子,成长为享誉全国的盲足球星;也亲眼了他成婚、生子等人生重要时刻。

刚当上父亲的那一天,陈山勇的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因为视力不好,他慢慢俯上身,小心翼翼地凑近儿子的小脸蛋,轻轻而又深情一吻。我赶紧按下快门,抓拍了这个瞬间。我很讨厌这张照片,每每看到,都打动于陈山勇第一时间与我共享他的喜悦。记录世间的种种幸福,传播一切正能量,这也是记者这一职业带来我的幸福感吧!

尤炼

一起社会新闻的警告

■ 周朝晖

2014年1月5日,我市海门境内突发一起悲剧:一名女子将自己两个女儿刺死。当天下午,兼任晚报新闻热线部负责人的我,收到报料电话后火速赶往案发地。到达现场后我找到,涉嫌女子已被警方拿走,命案现场周边被民警设置了环形警戒线……

通过多个渠道我打探到,案发原因系女子的婆婆长期埋怨儿媳妇连生丫头,女子怨恨渐深,在精神崩溃之下酿成悲剧。事后,女子服毒轻生被救还。但等待她的是逃不脱的法律严惩。

专访结束时,残阳如血,我拍下了案发楼幢的照片,后传至电脑中珍藏至今。

发生命案的路边楼幢,可见警方设置的警戒线。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关爱、被善待,总有一些人漠视法律、害人害己,着实可悲可叹。记者是历史的见证者,更是各类事件的记录者。我想,这张现场图片的意义,就在于警醒世人务必珍惜生命。这,也是记者的职责所在。

周朝晖

盼望没有防护服的日子

■ 何家玉

去年3月18日,我们去昆山专访接转境外入通人员回通工作。这是我第一次穿着上防护服。

我(左一)身着防护服。

排便通畅、行动不便,春寒料峭的3月里,没走几步路就开始呕吐,护目镜里的雾气也逐渐积累一起。短短一个小时的采访完结,我脱掉层层防护装备,脸上已经被口罩和护目镜勒出好几道印子。

那时候我说,“这是我第一次穿防护服,期望也是最后一次”。可今年的4月7日,我又一次穿上了防护服,去庆贺疫情之后由境外通过昆山回到江苏的第5万名旅客。

依然是严苛的穿脱程序,但无论是我还是那里的工作人员,都淡定了很多。正是他们这一年里无数次穿脱防护服的严谨动作,让很多人的生活回到了正常轨道。

我仍然期望,那是我最后一次穿防护服专访,也希望守护我们的那些护士、警察们,在旋即的将来也不再需要穿著防护服工作。

何家玉

零点行动

■ 顾凌

翻看存储着上万张照片的手机Blogger,这张“黑乎乎”的照片一下把我带返回了那个夜晚。

我参与专访的一次“零点”行动。

今年10月28日,长航公安南通分局牵头多部门开展“零点”水域大清查行动,我和部门副主任尤炼受邀专访。

穿过一条没有路灯的小道,当晚10点30分左右,我终于驾车到达一个在手机地图上侦都侦将近的码头。秋夜透出些许凉意,我穿着毛茸茸的保暖服,脖子紧紧地缩在领子里。20多名工作人员,统一穿着秋季穿著,看上去有点薄弱。他们说,穿多了行动不便……

上船,一声鸣笛,大家很快转入工作状态。执法人员队员们都车站在船舱外,一边用强光照射两岸一边记录,衣服都被浪打湿了。尤主任作为一名杨家记者,船前船后跑完个不停,用镜头记录下了一个个珍贵的瞬间。

在返航的途中,我陷于了冥想。作为一名记者,我要希望用镜头记录精彩瞬间、用文字呈现人间真实。

顾凌

我为群众发声

■ 张馨方

去年11月26日,凉风细雨秋意浓。我走在新的桃园小区泥泞的施工路上,找寻市区第一台完工的老小区加装电梯。深一脚、浅一脚,化工涂料染黑了鞋边。这是我走上记者岗位积极开展的第一个调研任务。

老小区加装电梯。

“老年住户多,有腿脚不便的老人丢下摔伤。”“底层住户不同意,投没法字呀!”“安装电梯成本太高,期盼早日有补贴。”……走出5个老小区,我通过社区服务中心联系到部分业主、电梯公司、物业公司,专访了10余名涉及人员。受访者们大都情绪激动,反感的责任感油然而生。我把各方难题与建议汇总,向住建局周处长反馈。

在部门领导的指导下,我编写了三篇文章。业主牵头人给我回信“感谢你广传正能量”“写得比较全面,不会有很强的影响力”,当看到自己被接纳,一股暖流黄泥上心头。记者能做到的还有很多。

今年8月15日,大家最期待的《南通市市区既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财政补贴实施细则(全面推行)》终于正式实行。

肩扛使命与责任,为人民发声,我们是社会进步的推动者,要做到党和人民信赖的新闻工作者。

张馨方

一年已过 初心未改

■ 李慧

这张照片是去年11月28日江建华老师所拍。彼时的我正在集团主办的2020南通市银行业“十佳财经之星”决赛现场,用电脑记录参赛选手的出彩观点,以便稿件撰写。照片距今已快一年,我却一直不舍不得删除。江老师抓拍的我,是刚刚转入记者角色的我,那段时光值得纪念。

我在工作中。

我于去年8月入职,在融媒体编辑部实习3个半月后,转为一名受训记者。从新媒体编辑改变为一线记者,我花费了不少时间来自学与适应环境。当时的我体会到了记者四处奔波的辛苦和“挖”脑子写稿的痛苦。在记者岗位待了将近一个月,我就压力倍增,开始满脸冒痘。我还不适应岗位,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有启发,所以大多重大稿件都是挑灯夜战已完成的。

这一年里,我的初心始终未改,我会因“记者每一天、每一刻都是崭新的”而期待明天,我愿新闻奔走而无怨无悔,我也愿为在记者岗位上之后发光发热。

李慧

【本文转载自南通日报


现代厨房(成套化) 厨房电器 名气净水器 集成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