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拍潜水视频,一个年轻人失去了生命


文 | 徐观

编辑 | 莫奈

印刷 | 星杨

为了拍电影视频,有人连命都不要了。

8月8日,在大连市金州杏树屯邹家山咀附近海域发生了一起令人感慨的事故,事情的起因,是两女一男共三名年轻人结伴到海边拍摄潜水视频。

出人意料的是,龙骨的男子没穿着上齐全的专业潜水设备,仅背著一个机的普通医用氧气瓶就直接下海了,他的身上还被绑有三块共重达18斤的腰铅。最终,男子意外溺毙自杀身亡。

“之前遇见过那种潜水装置比较破旧的,但是这种装备都不齐、连气瓶都不对的情况下水,还是第一次碰见。”参予了此次事故救援的大连万众应急救援队队长张永东对勿以类拒表示,“懂潜水的人一看这装备就是不对的。本身就是为了拍视频,就像演员似的随便找了一套类似于的道具就下去了。但是他们显然就没有考虑如何上来。”

现场救援视频。视频来自凤凰网

“就想拍个视频”,在船上分担拍摄工作的两名同伴事后流泪着说明龙骨的目的。从动机和后果来看,这起事故充满着警告意味:为了摄制一段视频,最终酿成一起失去生命的沉痛悲剧。

在下水之前,他们完全没意识到自己面临的不只是镜头里面迷人的背景板、赚人眼球的发票地,而是一个真实、无情的大海。


致命潜水

8日上午,大连万众应急救援队接到海事部门女同学的求助信息:在金州杏树屯邹家山咀附近海域,有人在潜水时失踪,急需协助救援。

队长张永东赶到现场时,当地派出所、消防队以及海警等多个部门也均已赶到进行救难。失踪者的两名同伴因为觉得害怕,一直在大哭。同伴告诉张永东,三人过来是拍摄潜水捕鱼视频的,打算发到网上去,但是潜水者下去后就再没有上来。


搜救现场,图片来自热搜大连

搜救过程中,张永东曾询问对方气泡最后消失的位置,企图来圈定救难范围。答案令人意外:“没气泡,因为氧气瓶是机的,没气。”搜救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救援队终于寻找了下落不明的男子,但结果令人遗憾。

张永东称之为,该名男子是独自下水,两位女同伴负责管理待在船上拍视频。男子穿著普通胶衣,戴着了面镜,背着医用氧气瓶,唯一有用处的装备就是腰铅,这是他下水的全部装备。似乎,这三人既不理解潜水也高估了这项运动的风险性。

潜水员需自行装载水下呼吸系统所展开的潜水活动被称为水肺潜水。一般而言,潜水员必须配有浮力调整装置(BCD)、气瓶、气瓶阀、呼吸器、调节器和压力表等装备。


部分水肺潜水设备

具有十年潜水经验的PADI专业潜水协会教练Rick告诉勿以类逼,BCD是必备的,没有BCD就无法连接气瓶。潜水员在潜水之前都会检查一下气瓶压力,不仅不会看压力表的指数,还会提前敲一点气出来,确保气瓶处于有气的状态。

另外,铅块也是必备的,因为没铅块的话,人的浮力不会很大。铅块的佩戴方式也有一定技巧,但在遇上紧急情况时,潜水者可以一下子全解下来扔到海底。“有可能他铅带戴的方式也有问题,导致没法及时扔掉铅块来减肥。”Rick分析。


图片来自都市快报视频截图

在Rick显然,出现这么多不专业纰漏的问题,潜水者和同伴都不存在很大问题。专业潜水员在龙骨之前都会交叉检查对方的设备有无问题,比如检查气瓶含量、铅块的配戴方式、看压力表等。

“潜水有一个规矩是必须要有大于等于两个人同时下水才可以,身边要有教练或者有经验的专业人士。BCD是有两个气嘴的,除了给自己用,当出现紧急情况后,还可以给同伴用。哪怕是气罐没气了,在第一时间站稳情绪之后,不管下多浅,同伴气罐的气在够的情况下可以帮助另外一个人供氧。”

Rick特别强调,无论是权利潜水还是水肺潜水,都必须非常专业的潜伴。因为在水下一旦遇到风险,身边有潜伴的话,风险可以降至很低。

“现在很多人去学潜水,都是实在有趣。但自由选择教练、潜点一定要谨慎。不具备基本常识就去潜水,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任。也不要贸然去一些野点,要用专业的方法探测是否安全,向当地本地人去询问该水域是否有人去过。”

张永东讲解,现场海域平时显然没有人来潜水,而且也不适合。该海域是渤海湾一个河道的入海口,现场是一片浑水,显然拍电影不了海面下的任何景色。Rick回应,水下情况很复杂,有可能有暗流、水草或者其他不得而知物,因此不建议独自或者贸然去一个未知水域潜水。


事故再次发生现场水域情况,图片来自热侦大连

事后看来,这是一次无比莽撞的可怕潜水。为了拍视频,到了一片不合适潜水的海域,最终种种风险变为了无法摆脱的危险。


镜头下的车祸

悲剧让人遗憾。更令人难过的是,这种悲剧本可以避免。但一个残酷的事实是,近两年来却在不断再次发生多起因为拍摄较短视频而意外丧生的事故。

今年1月13日,江苏徐州丰县凤鸣公园内发生一起溺毙事件。当日中午,有多名十五六岁少年结伴到公园湖边嬉戏。其中三人冒险跳上了园方清扫湖内杂草的小船,模仿起短视频平台流行的“伸船”桥段。不断执着性刺激的摄制效果,最终大幅度的摇晃造成三位少年救起,其中一人因抢救无效丧生。


曾在短视频平台上流行一时的“晃船”桥段

一位落水者曾透露,因为刷到过周边地区有人上载的同类型视频,觉得很刺激,于是几人故意晃船,摄制多段嬉戏时的短视频并上载平台。从救起前的视频看获得,三名少年站立在船头、船中、船尾的位置,用力使小船大幅度晃动,一人还赤裸着下身。同伴则站在岸上录音。

虽然这个公园内的荷花池面积较小,但小船激起的巨大水波仍令人深感心惊。伸船行动让少年感到新奇、性刺激,镜头的存在让他们不断挑战更为惊险的举动。他们毕竟不在乎,三人之中只有一人略懂水性,其他两人几乎会游泳。


在晃船过程中,水面刷起较大浪花。图片来自新京报视频图片

仅仅半个月后,河南新乡一名14岁男孩也在小区车库里因为摄制视频短片而意外身亡。男孩母亲讲述,当时男孩想要摄制的是一段危险性比较高的骑车视频。他想从一处较高的平台向低处低空,台阶低约一米左右。

但没想到,男孩骑着山地车直接跳跃下高高的台阶,车轮直接撞到停车位上凸出来的围挡。整个山地车直接就翻车了,男孩也当场失去生命体征。“孩子的血流得一个车位都是,”男孩母亲面对媒体镜头泣不成声,原本十几天后就是孩子的生日,不料却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短视频的流量注目吸引了不少未成年人,他们仿效起种种潮流的网络段子,但无法意识到高难度动作的危险。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闻到了短视频背后的商机。为了谋利,他们甘愿在钢索上唱歌。

2019年2月,一位在短视频平台仅有几百粉丝的博主郝中友为了拍摄跳河视频而车祸自杀身亡。郝中友生活窘迫,年将近三十的他还经常向朋友还债,也因为没钱两年未回过老家。


郝中友跳河瞬间,这出了他拍摄的最后一条视频。图片来自红星新闻

较短视频为他关上了一个与晦暗现实迥然不同的世界,五彩斑斓的视频世界熄灭了他的网红梦想。郝中友曾向网友透漏,要是火了就可以不必上班,靠直播赚钱了。他透露,自己曾通过直播过年赚了三四百元钱。成为短视频网白,沦为解救他的稻草。

“很多老铁说我拍电影段子,不那个(性刺激)。今天我就给大家(拍电影个性刺激的),警告朋友们,现在只有四度,我就在这里给大家拍电影个体操的段子。”严寒的二月,为了拍一个性刺激的视频,郝中友跳进绍兴迎驾桥下的三江大河。但不幸的是,他头部触底,造成颅内出血,继而昏倒,最后窒息身亡。

网红之梦,以一种格外惨烈的方式破碎了。

“很多人只是为了拍短视频或者是好看的照片,就贸然去做了一些比较危险的事情。”Rick说,其实在水下摄制是非常危险的,那些看著很漂亮、很精彩的动作,背后都有专业的知识和训练作为支撑,“千万不要为了逞强或者好看就去冒险,最后可能会害人害己。”

已经有一条条生命,用鲜血在镜头前写了深刻的教训。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