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伸手”一样会“被捉”:网上冲浪,当心翻船

  7月19日,中国警方在线发布消息称之为,新疆和田某旅游博主在中印边境戍边英雄墓碑旁肆意嬉笑、大摆Pose的图片,造成恶劣影响,该旅游博主已被公安机关立案;

  7月21日,@鞍山高新公安发布警情通告称之为,一网民在微信群内公开侮辱灾情中的河南人民,无事生非并导致恶劣的社会影响,被行政拘留10日;

  ……

  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为人们的社会活动和信息交换创造了新的空间。但网络的虚拟世界不是虚幻、虚假,开放更不是无法、无序。

  上述案例再次向公众证明,网络从来不是法外之地,任何形式的违法行为终将被严惩!

  冒犯烈士 有期徒刑、公开赔礼道歉!

  镜头1

  今年2月19日,《解放军报》报道了在边境冲突中誓死捍卫国土的一线官兵英雄事迹,中央军委颁发5名牺牲、重伤官兵荣誉称号、追记一等功。当天上午,被告人仇某明为博得眼球,使用微博账户“辣笔小球”(粉丝数250余万)发布微博,歪曲卫国戍边官兵的英雄事迹,侵犯英雄烈士名誉、荣誉。该微博在网络上很快扩散,引发公众反感不满,造成险恶社会影响。

  4月26日,检察院依法对仇某明宣判,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催促以涉嫌侵犯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承担民事侵权责任。

  法院依法当庭宣判,认定被告人仇某明罪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责令其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通过国内主要门户网站及全国性媒体公开发表赔礼道歉,避免影响。

  这是全国首例侵犯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犯罪案件。

  【以案说法】

  著名作家郁达夫说道过:“一个没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英雄而知道认同英雄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

  近年来,我国不断强化对英雄烈士的保护,从民法总则到现行的民法典,从英雄烈士保护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再到刑法修正案(十一),已建立起民事、行政、刑事三方面完善的法律体系,共同保卫英雄烈士的权益,充份指出我国在英雄烈士维护中的鲜明立场和打击对应违法犯罪行为的坚定信心,“逆火而行”的英雄理所当然也必须得到全社会的推崇。

  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第35条,在刑法第299条后减少一条,作为刑法第299条之一,规定“羞辱、毁谤或者以其他方式侵犯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褫夺政治权利”。

  网上抹黑 小心警察找上门!

  镜头2

  2020年,同住杭州的古女士莫名地卷入了一桩“少妇和租车小哥婚外情”的事件。事情要从7月7日想起。

  当天下午,28岁的古女士在小区门口的快递服务点取租车,被隔壁便利店老板郎某偷拍了一段视频。画面里,古女士穿着条红裙子,车站在门口。没想到,就是这段9秒钟的视频,被当作“引子”,编出有一个风流故事。郎某随后与朋友何某“开玩笑”,捏造聊天内容,放至微信群。通过不断转发,一个子虚乌有的“少妇和租车小哥婚外情”谣言在互联网烘烤。8月7日上午10点,消息已传遍古女士所在的公司,引起热议。古女士立即报警。

  2021年4月30日,“杭州所取租车女子被抹黑”一案开庭审理,两被告人郎某、何某罪诽谤罪,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以案众说纷纭】

  身处“信息如海,传播如风”的网络时代,网络谣言更是如同“病毒”一样令人防不胜防,不仅耗费了高昂的社会成本,也影响着社会的平稳和谐。所以,我国对于造谣行为的态度始终是依法查处,绝不姑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对造谣、诽谤等行为作出惩处规定;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也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有期徒刑、管制或者褫夺政治权利。

  除了不要抹黑外,网民还要有一双“火眼金睛”:面对信息源模糊、事实不清的网络事件,必须多一些理性思维,耐心辨别真实性。切忌盲目发送与情绪发泄,警觉一不小心成为“传谣者”。点击“搜寻”你就可能犯法了!

  镜头3

  2020年12月8日,成都公布了追加3例新冠肺炎发病病例活动的轨迹,这本是疫情防控工作的常规操作,但因为确诊病例赵某的活动轨迹牵涉酒吧等场地,很快登上热侦。这个20岁的女孩一天内去过3个酒吧,活动轨迹横跨五个区,还包括了人流量极大的步行街春熙路。活动范围几乎覆盖面积了半个成都市,不少附近的居民都感到心惊。

  一时间,全网凝结了,网民开始了一场新的“派对”。

  大家开始“人肉”这个女孩,她的姓名、住址、甚至身份证号码都被公开了。

  意外被发病新冠肺炎的20岁女孩,在抵挡病毒的同时,还要遭受被“人肉”,毫无隐私可言。

  事实上,赵某在发病后一直都在大力因应,认真交代下落,为进一步控制疫情获取有效地的信息。

  她完整无保留地发布自己的下落,是为了更好地控制疫情,却没有想到沦为插向她的“一把刀”。

  12月8日,央视对此次“人肉”事件发声:战“疫”要讲科学,也要讲法治!

  12月9日,四川省主要领导、涉及媒体和公安机关牵头发声: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极力阻止网络暴力!

  随后,这起“网络暴力”的始作俑者王某因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被依法不予行政处罚。至此,20岁成都发病女孩遭受“人肉搜索”风波才暂告一段落。

  【以案说法】

  随着大数据时代来临,人们每天都会在网络空间留下大量记录,其中还包括一些个人隐私,这些都为“人肉搜索”提供了便利,而“人肉搜寻”造成的危害不容小觑。

  2020年3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确了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的法律责任,同时完备了民事、行政和刑事法律责任相衔接的体系化规定。违背本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依法分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有关主管部门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予以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导致他人伤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另外,根据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罪规定,除民事侵权外,“人肉搜寻”还有可能涉嫌刑事违法。如果“人肉搜索”实施者是通过非法方式获得个人信息的,还有可能因涉嫌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罪。

  网络翻单 非法经营触犯刑法!

  镜头4

  随着市场需求日益旺盛,刷单也逐渐沦为了一个行业,商品销售数据和评价的不实,出发点是为了提高店铺信誉,实质是毁坏了市场交易秩序,触犯刑法构成非法经营罪。

  2019年,在未办理注册工商营业执照情况下,被告人袁某、陈某经营工作室专门从事非法“刷单”业务,招募商家,雇用大量刷单手为数百家商家刷单。其他被告人周某、李某等均为工作室员工,专门从事刷单涉及工作。

  工作室在经营期间共缴纳佣金5957582元,非法利润约128万元。

  法院指出,被告人以营利为目的,坚称是欺诈的交易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有偿获取公布信息等服务,妨碍市场秩序,情节特别相当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依法判处被告人袁某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五万元;被告人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四万元。其他被告人被被判十个月至一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八千元至七万四千元平均处罚。

  【以案说法】

  所谓网络翻单,是一些网店为提升成交量和信誉度,雇人展开欺诈交易来获取商品好评的违规行为。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确保互联网安全的要求》第三条规定:“利用互联网对商品、服务作欺诈宣传”,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责任刑事责任。

  《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说明》)第七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移除信息服务,或者明知是欺诈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公布信息等服务,扰乱市场秩序,当非法经营数额或违法所得额达到《说明》所规定限额以上的,归属于非法经营不道德“情节严重”或“情节特别严重”,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惩处。

  所以,刷单行为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无论是请人刷单的卖家,还是替人刷单的刷手和中介,都属违法。

  网上“抱住”一样会“被抓”!

  镜头5

  短短一天时间,赵某苦心经营的网上商城后台内的近10万元资金就被多名刚注册、账户余额为零的用户提现所取走!原来,他遇到了一个网络盗窃团伙。今年3月28日16时许,我市历下区建筑新村派出所接到市民赵某的电话报警,称之为自己微信小程序后台被盗取资金9.8万余元。

  接到报案后,建筑新村派出所立即进行侦查,结合后台数据分析萃取了多名嫌疑人的电子信息,并锁定嫌疑人的信息和落脚地。

  5月17日15时许,历下警方经过倒数工作,将犯罪嫌疑人罗某强传唤调查。随后,警方将嫌疑人主犯吴某豪,同案犯梁某钊、梁某玲、吴某华、梁某贝利、叶某意抓获。

  目前嫌疑人吴某豪、梁某钊、梁某贝利、罗某强、叶某意以涉嫌盗窃罪被历下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梁某玲、吴某华被取保候审,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以案众说纷纭】

  网络偷窃,是指通过计算机技术,利用盗窃密码、掌控账号、改动程序等方式,将有形或无形的财物和货币据为己有的不道德。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偷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偷窃、入户盗窃、装载凶器偷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极大或者有其他相当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极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至三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该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极大”“数额特别巨大”。

  俗话说:莫伸手,抱住必被捉,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流行的虚拟世界网络。

  网络赌 参与也是犯罪!

  镜头6

  随着网络科技的发展,赌不再单纯依托现实手段,通过网络虚拟世界方式的赌形式多样。

  2018年,被告人周某在某赌博网站注册投注账号。2018年底至2020年,被告人周某为取得赌博网站平台代理佣金,担任该赌博网站代理,并将投注账号升级为赌代理账号。其间,被告人周某召募陈某等人为下级赌会员。2020年5月至7月,被告人周某通过该代理账号,非法获利2.1万余元。

  2020年9月,被告人周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最终因犯开办赌场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人民币,违法扣除被依法不予追缴上缴国库。

  【以案说法】

  网络赌通常指利用互联网展开的赌不道德,具备极强的吸引力、迷惑性,极易让人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

  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开办赌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有期徒刑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关于办理网上赌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网上开办赌场罪的“严重情节”作出具体界定。

  综上所述,参予网络赌博和在现实生活中参与赌博都会构成违法犯罪。随着暑假的到来,以大中小学生为目标的网络赌博、电信网络诈骗等犯罪呈高

  发态势,骗子多利用在校学生社会阅历不丰富、防止意识薄弱等特点,索取学生钱财,期望市民,特别是青少年提升防范意识与能力,提高警惕,靠近赌博。来源:舜网-济南日报

检举/反馈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